评论Reviews

有关罗菲著《从艺术出发》书评

在这本双语的《从艺术出发》中,罗菲体悟圣言、重建艺术伦理、聆听良知关于艺术与艺术家的感动,将中外艺术家的故事熔铸在其先知般的角色认定与艺术现象的批评直觉中。该书记录了中国云南近十年来的当代艺术的发生,是一部在全球化视野下的地方艺术史,有文献,有思想,更有立场,还有一幕幕展览、创作的现场的原初叙述。如果一年当中只读一部微艺术史,你就应当《从艺术出发》。

——查常平博士(批评家、圣经学者,《人文艺术》主编,成都)

通过他自己的作品以及在TCG诺地卡的工作,罗菲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建桥者,联通了不同的艺术家,也连接了艺术和社会,他为我们展开了对艺术、信仰和社会的关注与反思。

——杨富雷博士(哥德堡大学汉学副教授,瑞典汉学博士)

在艺术界,已经有很多人和画廊对艺术品的各类价格了然于胸,然而对其价值却毫无所知。罗菲等艺术家开辟了一种区别于资本主导模式或国家主导模式的可能性,这被侯瀚如称作为“第三条道路”。

——安德士•古斯塔夫松(TCG诺地卡前任项目总监,瑞典)

有关罗菲的艺术及写作评述

笔和键盘是你的利器,呼告真理,剖析人心,呈现真相,你不为权力和资本书写,只为远方的光芒书写,你让我们想起在艺术圈几乎被用烂了的一个词:“独立批评”,在你这里才显示出真正的含义和价值。

——“合订本2014”年度独舌奖

罗菲是一名年轻的艺术家,从事图片、录像和行为艺术创作,他的作品常常展示了中国的日常生活,他迫使观众与他的作品产生互动关系。在《上帝在哪儿?》中,图片上一个赤裸裸的男子站在空旷的土地上。不,他不是伊甸园的亚当——他还穿着靴子。这片地也不是那个神奇的创造之地。它一片荒芜,满是破旧的空塑料袋。它是想告诉我们关于环境保护的问题,保护我们生存的这个星球吗?还是它想谈一谈我们用以包裹自己的空洞的价值、那些垃圾亦或是我们赤裸裸的脆弱性?

——何宝珍(挪威)在《酸酸甜甜》展评述,发表于相关场刊,2007年

罗菲《第三只眼》的原则是制作材料不花一分钱,作品一部份是从冰箱里涌出的生活垃圾场景,垃圾堆中安置了一台电视机,电视机的呈像信号与作品另一部份作者的行为隐秘地联系在一起,作者化妆成黑猫爬到展厅顶部横梁上,通过头部安装的摄像头窥视展厅里发生的一切,观众的影像在垃圾堆中的电视机上显现出来,观众和作者共谋了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诡异现场。

——摘自 和丽斌《江湖:实验艺术展》2005年5月,此文发表于《艺术当代》2005年第2期 P77-79

罗菲的作品也用一种冷峻的态度去反省当代生活,他的行为作品《品《意外死亡》(其实施过程用录像和图片记录)一个穿著白色塑料雨衣的“死者”(由作者自己伴演),出现在公共食堂的餐桌上;居民楼下的过道;近郊的铁轨上等等普通的生活环境中,引起路人对此的各种反应,一次虚拟的死亡,尖锐地检验了当下人性的尺度,检验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麻木和漠视占了上风;他的另一个作品也与城市的扩大化有关,《青春期》(录相)用两个长镜头表现了城市中心的繁华,与城乡结合部这类边缘地带的骯脏和混乱的反差,这是当代都市令人不安的特色和极不平衡的两面性,这种面貌每天都在持续,加大着贫富之间的距离。作者用简洁和冷峻的语言表示了对当代文明的怀疑。正是这种怀疑促使他正在实施一项更为极端的行为作品,他将在五年内到任何地方不搭乘任何交通工具,只步行。这是一种极端的与当代文明背离的态度,与人们普遍的价值观背道而驰。罗菲还只是一个刚要毕业的学生,他的创作倾向与日新月异的发展趋势如此不同,是他的不幸还是社会的不幸?很难说清。

——毛旭辉在《焦虑与保留》展评述,发表于相关展览场刊,2004年

罗菲他们这一代艺术家大都出生于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充斥着各种各样扑朔迷离、眼花缭乱的影像世界之中,可以说他们真正是被各种影像喂养长大的一代。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们在艺术中借用新的媒介方式进行的实验,一方面构成了九十年代中国当代艺术,从“话语的”文化转向“形象的”文化这种后现代趋向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他们这一代人对影像视觉文化及其影响所持有的态度和艺术观念,也和那些五、六十年代在一种“话语的”、“文字的”文化成长起来的艺术家大不一样。代表了一种新的观看方位。
罗菲他们这一代人生逢其时,自然而然地选取了影像这种新的惬意直观的媒介作为表达方式,并对他们生活在其中的这个可视化的时代做出了各持己见的反省与响应。
罗菲的作品《翠湖畔•溢雨》是一组表达文化反思和文化冲突的观念性图片。他在被称为昆明之眼的翠湖随意抓拍了一些颇具诗情画意的风景,再利用数码技术手段将这些风景处理成类似中国宋代绘画册页的古典图式,并在画面的空白出仿照题款的程序摘录了唐诗宋词、元曲和福科(Michel Foucault)、德里达(Jacques Derrida)等西方哲人的只言词组。画面布置了一些乳状的象精液一样的雨滴。与他过去作品比较西化的方法不同,罗菲的这组作品具有一种没落的、颓废的中国文人气质。

——管郁达在《先看图,再说话》展评述,发表于相关展览场刊,200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