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为人民 Art for the People Project

“艺术为人民”艺术计划是以给他人洗脚的方式探讨关系的作品,始于2005年,并持续至今。

* * *

以下是部分实施过程的日志:

时间:2005年12月24日上午
地点:丽江拉什海
我为当地村民、民工、艺术家免费洗脚。
纳西老太太说:这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

平安夜的日子,早晨8点多,院子里装修房子的一队农民工就要准备回家。我赶去邀请他们来洗脚,他们个个都腼腆不好意思,不善言辞,只是笑眯眯地推让著。後来我找到他们的包工头张师傅,我说你们回家坐长途客车需要好几个小时,天又冷,来泡泡脚吧,免得坐车冻得慌。张师傅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他算是给大夥儿表了个态,其它农民工就都踊跃参与,个个受宠若惊的样子。

大冬天,院子里升著炉子现烧水,一壶一壶地烧,灌满几个热水瓶。可冷水得从隔壁院子的井里打来,得拎著大桶不断去提水。我给他们脱袜子、泡脚、洗脚、涂上润肤膏、按摩,和他们聊家常。给他们洗完之後,他们很高兴,一起合影留念,然後才依依不舍地告别。

之後,我在田边碰到一位纳西族老太太,也邀请她来洗脚,她也是推让半天,後来还是来了。我和她聊天,她特别激动,跟我谈家里和村子里的许多事。最後,她突然说∶“这才是真正的爲人民服务嘛!”—这话让我著实感到意外!

毛曾在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说,文艺应当“爲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包括工农兵和城市小资産阶级,劳动群衆和知识分子。然而有多少农民、工人真正体会到被艺术服务,这是很难说清的。他们被描绘的红光满面、喜乐融融、英勇神武的样子,但那都是被塑造拔高後的宣传形象,而非他们自己。如今在这七十多岁的纳西老妪口里听到这话,可见“艺术爲人民服务”的理念在中华大地上深得人心。

她又说∶“我儿子都三十几岁了,从来没有给我洗过一次脚,今天一个省城里来的大学生来爲我洗脚,感到特别荣幸┅┅”她以爲我是个大学生,因爲看上去像个读书人。于是,她把这个消息传遍了村子,好些妇人跑来排队洗脚,有的还抱著孩子。她们走的时候问∶“你明天还洗吗?”她们想邀请更多的人来。

2007 年9月22日下午

我在瑞典哥德堡附近Uddevalla城的Bohusläns博物馆为观众洗脚。我准备了一个壶和一个盆,是当地19世纪初家庭里常用 来洗脚盛水的工具,还有一些毛巾以及香膏。现在他们的家用浴室已经很方便,似乎已经不用专门的洗脚盆,洗脚在瑞典只是高收入阶层才能享受的服务。我所准备 的洗脚材料十分简单,尽量去除文化指向的成分,没有专业的按摩动作,因为我想让整个过程很普通很日常,没有做作和专业服务成分在里面,我试图让观众能够直 接感受到洗脚本身的亲切感。总共有6名观众参与了这个互动表演,与他们攀谈,了解他们被陌生人洗脚时的感受,瑞典人并不像中国人那样积极参与这类奇怪的事 情,当然,开幕式上很多女士都穿着礼服,很不方便脱鞋,他们更多的是旁观。有意思的是,当我正在为一名观众洗脚的时候,一名智障男孩走过来猫下腰搂着我亲 吻我的脸颊,他父亲说:“他喜欢你”。然后我邀请为他洗脚。虽然他不能说话,身体也十分不便,但他显得十分的高兴,他用手轻轻的抚摸我的头,开心的笑着。

Date:24 Dec 2005
Add:La Shihai China
Photograph: Guo Peng

In Chinese countryside, a Naxi old lady said: This is real serving people! Even my 30 years old son has never washed my feet, but this artist, an intellectual is washing my feet! Unbelievable!
In China, everybody knows that Mao Zedong’s doctrine: Art is to Serve the People, but in people’s experience, art was attached to politics, and served ideology. The people played as heroes and masters in propaganda arts as aesthetic role, but never be served in physical body. So I try to make up for this deficiency.

Another feet washing on 22nd September,2007, Bohusläns Museum,Uddevalla,Sweden.